首頁  >  傳統文化  >  王陽明: 一個人的城市(之一)

王陽明: 一個人的城市(之一)

2018-11-09 11:06:00   作者:中國吉安網   來源:全國青少年井岡山革命傳統教育基地管理中心

  思想史上的王陽明,可以說是在貴州開花,江西結果。“龍場悟道”,緣于一次政治挫折。時任兵部主事的他,因反對當權派宦官劉瑾,被廷杖後貶為貴州龍場驿臣。在那荒山野嶺、天高皇帝遠的邊地,身心受到折磨的陽明,慧根漸漸蓬勃。富有叛逆和懷疑精神的他,在龍場某個漆黑的夜晚,突然從床上坐起,仿佛一個啟示在召喚他:天理非來自格物,而是來自人心!一場浩大的陽明學潮流觞于此夜。王陽明的偉大之處,在于他開辟了一條“覺民行道”的路徑,面向民衆、通過底層覺悟,來達成對天下的改造。這與宋儒,緻力于“得君行道”,通過“頂層設計”,來實現救世的理想不同。

  晚明大儒、陽明後學黃宗羲說:“陽明一生精神,俱在江右!”此話分量很重。若追述他與江西生死交融的情緣,可上溯到弘治元年七月,時年17歲的他,奉父命前往南昌完婚。父親王華,是成化十七年狀元,正任翰林院經筵講官,陪皇帝讀書,仕途不可限量。但命運之手難測,父親的仕途并非如意。王華選擇了江西布政司參議諸養和之女,作為陽明的婚配對象。新婚之夜,諸府喜氣洋洋,高朋滿座,準備拜堂時,新郎官居然失蹤了。也許當天最無所事事的他,出于無聊,信步走到翠花街,走進了一個壯觀的道觀———萬壽宮,偶遇一個相談甚歡的道士,居然把成親這樣的大事給忘了。當他突然意識到此時他不應該出現在這個地方時,已是淩晨。諸府尋找新郎的人都已經回來,諸大人顯得既焦慮又憤慨。當這位冒失的女婿終于出現,并道明原委後,諸參議氣得頓足,心中一定懊悔這門婚事。文獻記載,陽明與夫人諸氏關系一直不佳,我想當與陽明新婚之夜“玩失蹤”有關。

  正德五年,王陽明(時年38歲)出任廬陵知縣。吉安迎來了正當盛年的陽明———他從貴州龍場,千裡跋涉而來,因殚精竭慮思索聖賢之道,以及貴州山區瘴氣的侵染,而顯得面目消瘦、形容憔悴。在白鹭洲附近的大榕樹下,他棄舟上岸,前來恭候的臣仆和差役,将他迎入城中縣衙。這條日後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道路,此刻,正豎耳聆聽這位傳奇人物堅實有力的步履聲。塵土在他布鞋的踩踏下,輕輕濺起,又緩緩落下。臨街的茶肆、商埠、旅店裡,好奇的人們往外張望。街道樹靜默若處子。———在我日後的回望和想象中,陽明先生漫步進入廬陵城的心情大抵是愉悅的。龍場悟道的振奮,在他心中激起的漣漪,還沒散去。而來到歐陽修、文天祥這些令他敬仰的前賢的故鄉為官,讓他振奮的心又多了些恭謹。

  但陽明隻做了半年廬陵知縣,便被提拔到南京刑部任職去了,此後渡過了一段堪稱漫長的屍位素餐的閑職生涯。直到45歲那年,因兵部尚書王瓊的舉薦,被朝廷任命為都察院左佥都禦史(正四品),重返江西,巡撫南安、贛州、汀州、漳州等處,重任則是剿匪。撫贛期間,王陽明充分施展“知行合一”才能,不僅屢出奇兵,掃蕩山寇,由其弟子記錄的著作《傳習錄》上卷,也在期間完成并發行,成為當時最大的學術事件,追捧者趨之若鹜。而他事功最輝煌的一筆當是———正德十四年六月,前往福建處理兵變事宜的他,在途經豐城時聞知甯王朱宸濠在南昌叛亂,立即回轉吉安,發布勤王檄文,調集官軍,以少勝多,一舉平定叛亂,并活捉甯王。

  嘉靖六年五月,陽明授命鎮壓思恩、田州、八寨、仙台、花相等地瑤族、僮族叛亂,翌年秋平定。後肺病劇發,上疏告退,于十一月二十九日,卒于江西南安青龍浦舟中,時年57歲。

分享到:

關于我們 電話:0796-6563906

對外合作 傳真:0796-6563909

版權所有全國青少年井岡山革命傳統教育基地管理中心     備案号 京ICP備05067399号-7

官方微博

微信公衆平台